2018年07月23日 星期一

在荷尔蒙飙升的俄罗斯双城 藏着风情万种的隐秘体验

来源:凤凰网旅游 2018-07-10 16:23:14 记者:

让世界瞩目的世界杯决出本届球赛4强,整场赛事已然进入白热化阶段,球迷们的热情也依旧在球赛举办地俄罗斯的各个城市燃烧。来自世界各地的旅人们,在观看紧张的赛事之余,也同步探索着俄罗斯各个角落的精彩。

今天带你走进2018俄罗斯世界杯的分赛场城市——圣彼得堡和叶卡捷琳堡,在令人血脉喷张的比赛氛围里,感受北方文化之都和东部欧亚分界城的人文历史和风土人情。

圣彼得堡冬宫

“哪怕全世界都反对,我也要耗尽毕生力气去完成,这是我的城池我的国。”

——罗曼诺夫王朝沙皇彼得一世

7月,踏入圣彼得堡这座历史名城,头顶的日光每天照耀长达20个小时以上,在这座日不落的城市,你可以辗转于恢弘的教堂和宫殿之间,感受沙俄时期俄国首都的肃穆与威严;也可以在静谧如画的涅瓦河两岸漫步,领略“北方威尼斯”的风情万种,不经意间,就可能经过普希金、果戈里、陀思妥耶夫斯基等文学家曾经驻足的地方,所到之处无不令人遥想当年名人雅士风云际会、侃侃而谈的盛况。

风情万种的圣彼得堡

若将脚步再向东部挪转,来到今年世界杯举办地中,唯一一座西伯利亚城市叶卡捷琳堡,与人们印象中新西伯利亚的阴郁相比,这里洋溢着一种过剩的热情。似乎此处的夏天,久久也不会离去。这座以叶卡捷琳娜一世女皇命名的传奇城市,它的故事之多,说不尽也道不完。

叶卡捷琳堡梦幻传奇的滴血大教堂

一、白夜下的优雅 日不落城的恢弘历史

在去圣彼得堡之前,很难想象一座日不落的北方文化之都究竟有多迷人。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曾说:“我不爱莫斯科,但我觉得圣彼得堡很好。”

7月去圣彼得堡最好,全年限量90天的阳光,让圣彼得堡笼罩在一片温柔的纱衣之下。作为世界上为数不多拥有白夜的城市,白昼节后的十多天,圣彼得堡一天有23个小时的白昼。看完一台芭蕾舞剧从剧院出来,凌晨的涅瓦河上空还是一片白昼景象,如果你也是“一天24小时不够用”的快乐主义者,这样的日不落体验一定会让你念念不忘。

圣彼得堡在每年6-7月,会迎来日照超过20个小时的白昼节

每一座世界名城都有一条著名的河流,涅瓦河之于彼得堡,就好比塞纳河之于巴黎,泰晤士河之于伦敦。安静的涅瓦河两岸,耸立着气势恢宏的历史建筑,被奉为“圣灵”的和平鸽慵懒地踏着步伐,远远地传来修道院响起的整点钟声,帝国盛世恍如隔日。

圣彼得堡素有“北方威尼斯”的美誉

圣彼得堡,以彼得大帝命名,寓意神圣的城堡。1713年,彼得大帝迁都圣彼得堡,这座被彼得大帝誉为“天堂”的北方城市,彼时还是一片沼泽地,被迫迁徙的两万余名彼得堡新市民,在百般无奈中建筑着新城。之后的三百年间,无数教堂、修道院和皇家宫殿拔地而起。

圣彼得堡的建筑或奢华浪漫,或严谨肃穆,按建筑时期和风格可细分为巴洛克、新罗马、奥斯曼、斯大林式和赫鲁晓夫式。在圣彼得堡的后街深巷和历史建筑间穿行,历史与现世交错重叠,上一秒还在回味过去,下一秒又跳跃至现代。

在圣彼得堡,剧院比商场多,教堂比银行多。涅瓦大街上的喀山大教堂,是最著名的东正教教堂之一,也是一座美丽地让人移不开眼睛的罗马建筑。据说在这里向喀山圣母许愿非常灵验,因此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东正教教徒赶来朝圣。

涅瓦大街上的喀山大教堂

没有去过冬宫,就不算真正到过圣彼得堡。很难想象这座与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巴黎卢浮宫和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并称为世界四大博物馆的宫殿,竟然被粉刷成清新的蓝绿色,起伏的线条、极致奢华的浮雕和吊顶都体现了巴洛克建筑的奢华和浪漫。

圣彼得堡冬宫

在俄罗斯,能与冬宫收藏的画作相媲美的,恐怕只有莫斯科的特列季亚科夫画廊了。拾阶而上博物馆的二层,不同时间横截面的画作在同一空间里被展出,跨越时空的对话创造了艺术永恒的价值。纵深地看,每一幅作品都对当时的政治、社会和人们的生活进行了描摹,绘制出俄罗斯历史发展的脉络图。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逛过罗马风格的教堂,看过巴洛克的宫殿,不容你错过的还有奥斯曼风格的基督复活教堂。建筑师巴尔兰德以莫斯科红场上的瓦西里升天大教堂为蓝本,建造了这座教堂,教堂外部色彩艳丽的“洋葱”楼顶轮廓优美,内部嵌满了以旧约圣经故事为体裁的画作。

基督复活教堂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也是凝固的历史。一砖一瓦间涤尽铅华的每道痕迹,沉淀的是岁月与艺术的精髓,记录的是大国与世界的拐点与追寻。冰冷的石砖被赋予了艺术的生命,浓厚的文化铸成其血脉,向来往的人们讲述着光阴的故事。

二、青春礼赞 当代俄罗斯的新贵生活

圣彼得堡究竟是怎样的一座城市?它是普希金笔下女王执掌权柄的黄金时代,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里烟雾迷蒙的混沌之城,还是果戈里中篇小说《彼得堡故事》里沙俄专制下外表韶华灿烂,却集中了丑恶、伪善和压榨的市井之地?

圣彼得堡的多种面孔

不容争辩的是,普希金、列夫·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果戈里等诸多文学巨匠都与圣彼得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将俄罗斯文学推向高峰,也用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将这座城市渲染得唯美而文艺。

作为俄罗斯诗歌的摇篮和文学之都,圣彼得堡见证了俄罗斯文学史的黄金时代。一路南下前往圣彼得堡南郊的普希金城,这座城市的文艺气息迎风拂面。普希金城,又称“皇村”,诗人普希金曾在这里学习过六年,“在那儿,我的青春和童年交融。在那儿,被自然和幻想抚养,我体验到了诗情、欢乐和宁静。”

普希金广场

圣彼得堡的文化与艺术气氛无处不在,也同样融入城市年轻一代的血液里。漫步涅瓦大街,随处可以见专注画素描的学生和街头卖艺人。白天,独自置身于博物馆,一件件历史藏品足以唤醒体内的好奇心。站在历史的长河里,每个人都渺小如沧海一粟,历史教会人们宽容与理解,在面对现世问题时更加从容不迫。

圣彼得堡的文化与艺术气氛无处不在

傍晚,闲情偶寄,坐进一间历久弥新的剧院,看一台赏心悦目的芭蕾舞剧最惬意。1785年11月开幕的冬宫剧院,是圣彼得堡最古老的剧院之一,18世纪著名的欧洲和俄罗斯剧目都曾在这里上演。前往冬宫剧院时,有幸遇上正在上演皇家芭蕾舞团出演的乌兰诺娃版天鹅湖,浸在曼妙的舞姿和音乐里,全身的细胞都得以焕然新生。

同样吸引年轻人的元素,大概还在于这里堪称嗜糖者的天堂。或许是北方城市天气寒冷的缘故,高糖含量的甜品是圣彼得堡街头最常见的小食。花俏的手指面包、撒了糖霜的甜甜圈、糯糯的木糠布丁、酥脆的提拉米苏,还有大街小巷里人们排着队争相购买的50 卢比一个的冰淇淋,空气里弥漫着甜蜜的滋味。

街头让人分泌无数多巴胺的甜品和水果

如果时间宽裕,可以选一间观景餐厅坐下,将城市的风景与美食一起藏进肚囊。正对普希金广场的四季酒店里,有上好的锡兰红茶;凯宾斯基22 号顶楼的餐厅,可以360度观看城市美景。蘸了果酱或蜂蜜的羊角包,是当地人的最爱,搭配一杯咖啡或锡兰红茶,既是彼得大帝时期将西方饮食文化带入圣彼得堡的延续,也有消食解腻的作用。

圣彼得堡绝对是嗜甜者的天堂

涅瓦大街18号的普希金文学咖啡馆,是普希金和咖啡爱好者慕名前来打卡的圣地。据说,普希金当年就是在这间咖啡馆喝完人生最后一杯咖啡,赶赴决斗场的。文学大家陀思妥耶夫斯基,也常常来这里写作。

涅瓦大街

负责编辑:朱丽芳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