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4日 星期日

大朗传统文化与即兴舞蹈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8-03-14 09:47:56 记者:李健武

■《莲水缘》即兴舞蹈结合传统故事,受到群众喜爱 本报记者 韩晓初 摄

东莞时间网讯(记者 李健武 通讯员 叶惠涛)3月10日下午,大朗钟氏祠堂,“朗艺讲堂”2018年第二期《莲水缘》即兴舞蹈上演。活动中,三位青年舞者结合大朗传统文化,通过即兴舞蹈方式,演绎了大朗蔡边钟氏历史名人钟渤与妻子袁氏的动人古老爱情故事。一时间,雕栏玉砌古色古香,盈盈舞者心随形动,整个场景如诗如画。当天的“朗艺讲堂”吸引了超过三百多名文艺爱好者到场观赏。

据了解,“朗艺讲堂”是大朗的“朗字号”系列文化品牌之一,由大朗镇宣传文体局、大朗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自2015年5月以来,“朗艺讲堂”已成功举办了超过40期高水平的文学艺术讲座。大朗镇委委员叶淑帆表示,一直以来,“朗艺讲堂”通过不断创新内容和形式,获得了市民群众的广泛认可,在全镇营造了浓厚的文化艺术氛围。这一次把课堂搬进钟氏宗祠,与青年舞者共同奉献了一场舞蹈盛宴,也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和探索,让观众在现场可看、可听、可动、可玩,共同感受舞蹈“形、神、意”三者统一的和谐之美,更好地让市民得到艺术的熏陶,进一步提升全镇的文化艺术氛围。

◆即兴舞蹈◆

展示大朗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内涵

“唔种(中)白米种(中)红米!” 3月10日下午,在古老美丽的钟氏宗祠,伴随着粤剧演员娓娓唱来,三位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者吴沙、栗斌、李程乐,导演、舞蹈家刘元鑫(友情出演),以及东莞本土舞者、大朗传统粤剧传承人、麒麟舞民间艺术传人等,借助古老服饰、书卷、笔墨纸砚、麒麟舞等元素,在音乐的烘托之下,通过即兴舞蹈,演绎了大朗蔡边钟氏历史名人钟渤与妻子袁氏的动人古老爱情故事。只见雕栏玉砌古色古香,盈盈舞者心随形动,传统与现代很好地融合在一起,整个场景如诗如画,让现场三百多名观众如痴如醉。

如此惊艳的舞蹈是如何产生的?大朗文广中心的吴沙告诉记者,她从北京舞蹈学院毕业后,就来到大朗文广中心工作。不久前,她在《大朗姓氏探秘》一书之中读到《唔种(中)白米种(中)红米》的典故,便到钟氏祠堂实地走访,被当地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所吸引,让她有了一展舞姿的渴望。吴沙把想法告诉了栗斌、李程乐等两位同学以及导演、舞蹈家刘元鑫,得到了他们的支持。于是,在四人的合作下,《莲水缘》得以问世。

吴沙表示,即兴舞蹈是一种向外而通内的真实表达与释放,这次的《莲水缘》舞蹈力求突破时间、空间、主题、意义等限制,随心、随意、随性而舞,无时无地释放心灵,在创造真实的身体艺术的同时,展示大朗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内涵。

◆文化品牌◆

“朗艺讲堂”坚持每月一期

“朗艺讲堂”是大朗的“朗字号”系列文化品牌之一,由大朗镇宣传文体局、大朗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自2015年5月以来,“朗艺讲堂”坚持每月一期,已成功举办了超过40期高水平的文学艺术讲座。

据介绍,“朗艺讲堂”以“兼容并取、赏学并重”为特色,强调知识性与实用性相结合,以“讲解”+“互动”的形式,以音乐、舞蹈、摄影、文学等不同领域为内容,融欣赏性、艺术性、知识性和趣味性为一体,先后邀请了古琴艺术岭南派传承人王可逊、知名学者胡野秋、青年歌唱家齐亚男、著名设计师韩剑飞、姜昆弟子安冬等文化艺术界名人到大朗分享他们的艺术经验,讲述他们的人生经历,面授实用知识,与大朗群众架起了一座心灵沟通的桥梁,并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这座城市的气质,同时也改变着这座城市人们的习惯。

大朗镇委委员叶淑帆表示,一直以来,“朗艺讲堂”通过不断创新内容和形式,获得了市民群众的广泛认可,在全镇营造了浓厚的文化艺术氛围。这一次把课堂搬进钟氏宗祠,与青年舞者共同奉献了一场舞蹈盛宴,也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和探索,让观众在现场可看、可听、可动、可玩,共同感受舞蹈“形、神、意”三者统一的和谐之美,更好地让市民得到艺术的熏陶,进一步提升全镇的文化艺术氛围。

据了解,近年来,大朗打造了“朗字号”系列文化品牌,包括“我是民星”“毛织风情文化节”“朗读亲子馆”“朗艺讲堂”“阳光文化之旅”文化巡演、“少儿才艺大赛”等。同时,还出版了《大朗姓氏探秘》《大朗文丛》《朗读》《聚焦大朗》系列书籍,进一步擦亮了文化品牌,产生了一大批精品佳作,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推动该镇文化艺术取得了极大的发展。

◆历史典故◆

故事取材于《大朗姓氏探秘》

■三百多观众在蔡边钟氏祠堂观看《莲水缘》

《莲水缘》取材于《大朗姓氏探秘》一书中的“唔种(中)白米种(中)红米”典故。据书中记载,钟渤是大朗蔡边钟氏历史名人,他娶了石碣袁氏女子后,二十一岁以儒士应试,其连襟亦以诸生应试。岳父看不起寒酸的钟渤,只赠予红粟当资助,而连襟则厚赠路费和白米,结果钟渤中举,连襟落选。捷报传来,袁氏高兴得跳起来:“唔种(中)白米种(中)红米!”从此岳父不敢小看钟渤,索性让他在自己家中居住,让他随榴花村钟琪安心学习,直到成名,《东莞诗录》存钟渤诗十二首。

《莲水缘》的名字则取自钟氏祠堂的门联“莲峰绣挹,颍水源来”。取其中两个字“莲”与“水”,何况莲与水本来相生相依,水是莲之源,莲依水而生,相互之间传承延绵,是谓缘。

◆舞者声音◆

“这是一次大胆创新的艺术尝试”

“《莲水缘》即兴剧对我说来是一次有意义的艺术尝试。舞者通过即兴舞蹈的方式来呈现一个传统故事的故事线,他们根据故事中的角色进行创造性演绎。他们既是表演者又是创造者,这是舞者与自我的内心对话,也是与观众的真心独白。舞蹈是心与心的交流,希望通过呈现一场立体式环境即兴舞蹈,让观者身临其中,具有更强的现场代入感,全身心地去感受一切‘未知’的发生,让舞者与观看者进行无声的思想交流,让每一秒都停留在心间。”

——主创人员、舞者吴沙, 2018年多媒体史诗大秀《秦》舞蹈编导,由北京锋尚世纪及秦皇大剧院合作项目。2016年旅游演艺剧《甘州乐舞》执行编导,作品《星期八》获2016荷花杯优秀作品入围奖。并获北京舞蹈学院创意学院教学实践优秀证书。

“此次的艺术探究是尝试性的舞蹈即兴作品,通过对钟式祠堂的认识与思考进行的一次大胆的尝试,运用传统舞蹈语言的元素进行现代思维的结构与重组。在当时发生的一个故事背景下根据故事的情节,从而设置每个舞蹈即兴的表达与人物之间的关系,还同时考虑在特定的环境中,做一些能够使观众看清看懂的故事线。”

——主创人员、舞者栗斌,北京舞蹈学院舞蹈编导毕业生,由他担纲男主角的舞剧《桃花坞》荣获江苏省舞台艺术“五个一”精品工程剧目奖,以及江苏省音乐舞蹈节金奖。音乐剧《又见桃花红》荣获第十四届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他在剧中担任编导助理,演员。

“即兴舞蹈不仅仅是简单的随心而舞,而是有目标性的交流,有表达主旨的即兴表演。这样的表演极其考验舞者的综合素养,对待时间、空间、地位、情感、肢体的配合与最合适的诠释,难度是相当之大的。”

——主创人员、舞者李程乐。北京舞蹈学院舞蹈编导毕业生,参加2016中国杭州G20峰会开幕式《最忆是杭州》核心编导之一,原创节目《高山流水》的编导。作品《星期八》参与2016年第十届中国舞蹈“荷花奖”当代舞,优秀作品入围奖。

“多年来一直以导演的身份与舞台对话,已经习惯了做幕后工作,通常都是由我策划、设计和安排表演者去做什么。这次由吴沙、粟斌、李程乐三个年轻舞者发起的在东莞大朗‘钟氏祠堂’举行的即兴舞蹈《莲水缘》激发了我久违了的表演欲望,首次主动要求参演剧目,希望通过心理的感受和肢体的表达在这个富有戏剧性的故事演绎中探索新的艺术表现形式,与参演者和观赏者共同完成一个未知的体验。”

——友情出演刘元鑫,曾担纲《同一首歌——红河之歌》总导演;《红楼梦中人》全球选秀深港澳赛区总导演;《第二届全国老年健身运动会闭幕式》总导演;《青春之星》《百事新星》《功夫之星》电视选秀导演;《百万职工迎大运》总导演;《作文英雄》颁奖盛典总导演;《致敬诗歌》盛典总导演等百余场大型晚会的策划、导演。

◆观众感言◆

“三妙”“种文化”

在一个乍暖还凉的春日下午,我纠集了一群老老少少,加上几个文艺女中年,闯进了大朗镇蔡边村钟氏祠堂。听说这里今天“有戏”。

什么戏?一部叫《莲水缘》的现代舞剧。演员不多、情节简单、时间不长,如果这部舞剧放在正儿八经的舞台上演,好是好,但绝不如今天它在这座仿古大宅里表演来得妙!

妙在哪?妙就妙在“种文化”三个字上。

在基层讲“种文化”,主要是发展雅俗共赏的群众文化。到了村镇一级,“雅俗共赏”中的“俗”则占了更大的比例,广场舞就是主力军。这不是不好,但是文化和艺术本身,无论其身处都市还是乡村,都应该指向更多的美,一种先进的、高雅的、纯粹的、永恒的美,从而具有更高的审美价值。说白了,得让人觉得“稀罕”,而不只是让人感到热闹和高兴。今天的《莲水缘》,主演是三位来自北京舞蹈学院的青年舞者,他们的每一个旋转跳跃,都透露出扎实的功底和优雅的气质,精致的妆容,美丽的华服,婀娜的体态,每一个细节都是美,是村里的老人孩子们平常难以如此近在咫尺地体验到的美。这是回答了种什么样的文化的问题。此谓一妙。

再来说说今天演出的空间。把一部充满现代性的即兴舞剧,搬到一个极具岭南传统建筑风格的大宅院里上演,没有固定的舞台,不设座位,演员一会儿在楼台上舞、一会儿在墙根下舞,一会儿在回廊穿行、一会儿在梯级跳跃,他们舞到哪,观众就跟到哪,实在是一种极有趣的观赏体验。除了舞剧本身,这个演出空间及其新颖的观赏方式,为今天的演出效果贡献超过50分。正是这样的空间中的演出,让迟暮的老人看到了古老祠堂中焕发出新的生机,让时尚的后生带着追逐潮流的心劲,涌进了之前可能并不待见的旧式屋堂。一场祠堂里的现代演出,变成了联结传统和现代、老人和后生的桥梁,后辈和祖辈之间,无论在空间上还是心灵上似乎都拉近了距离,彼此产生了一种新的认同。这是回答了怎么种文化的问题。此谓“二妙”。

除了现代舞剧和古色古香老宅的碰撞,粤剧、醒狮和麒麟等传统特色文化元素的加入,让整场演出更加妙不可言。更难能可贵的是,在这些表演队伍中,我们看到了许多年轻的面孔,他们不是那些为生计卖艺的青年,而是来自经济条件普遍较好的本地村民家庭,不管他们是为了遵从父辈的意愿,亦或为了强身健体,又或者为了卖萌耍酷,反正最终他们敲起了锣鼓、扛起了狮头,一种叫“传承”的因子或许正在自然而然地发酵。这是回答了由谁种文化的问题。此谓“三妙”。

于是,在这个温暖的午后,阳光和灯笼,和谐共处、相互温暖。

(邓珊珊 文)


负责编辑:莫凤英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